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安辑专刊 > 2017 > 2017年第四期

桃之夭夭灼灼其华

发表时间: 2017-05-09 来源: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编辑: 管理员

  古代诗词中,与桃有关的名篇佳作有许多。最早的诗歌总集《诗经》中有多处写到桃,其中《桃夭》最为突出,诗曰: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;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桃之夭夭,有蕡其实;之子于归,宜其家室。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;之子于归,宜其家人。”这是一首祝贺婚嫁的诗,反映了民间淳美的风俗。诗的第一节开头,用了兴兼比的手法,从云蒸霞蔚的桃花起兴,同时又以桃花的鲜明形象作比喻,赞美嫁娶。“夭夭”“灼灼”,叠用其字,渲染出一片明艳的色泽和蓬勃的生机。后两节发挥想象,从眼前桃花的繁盛推及未来,预祝果实的丰美、枝叶的茂密,层层深入。从“宜其室家”到“宜其家室”再到“宜其家人”,在这一连串异其词、同其意的反复咏唱中,表现了真挚的祝愿。陈子展先生在《国风选译》中说,他亲眼看到,直到辛亥革命以后,乡村里举行婚礼的时候,还有唱《桃夭》的,也许这不是普遍现象,但也足以说明《桃夭》的艺术生命力。又如《何彼秾矣》,其中一段为“何彼秾矣,华如桃李。平王之孙,齐侯之子”,用桃李的繁茂艳丽比喻子弟的兴盛。另外一首《木瓜》中也有这样的诗句,曰:“投我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。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!”以男女相互赠答为内容,表现了他们永远相好的主题。

    由以上几首诗可见,在远古时代,人们就将桃作为祝福、爱情、颂扬的象征。

    《董娇饶》是文人向乐府民歌学习,产生的一篇较为成功的作品。董娇饶,女子名。唐诗中,常见用“娇饶”为典,如“佳人屡出董娇饶”(杜甫《春日戏题恼郝使君》),“香随静婉歌尘起,影伴娇饶舞袖垂”(温庭筠《题柳》)。《董娇饶》以桃李比喻女子红颜,说花虽然零落,尚有重开的时候,而一旦红颜老去,便会欢爱永绝,从而感悟到青春易逝、盛颜难驻,于是借采桑女子而发。这类对人生短促的感叹,是一种时代思潮,在当时的诗文中时有抒发。因此,采桑女的忧伤也就是诗人自己的“愁肠”,采桑女的感叹与诗人的人生感慨是相通的。

    《思公子》是北齐文学界颇负盛名的邢邵的一首乐府诗,它抒写了思妇对久出不归的丈夫的思念之情,极富情感。诗曰:“绮罗日减带,桃李无颜色。思君君未归,归来岂相识。”女主人公由于长久地思念丈夫,不思饮食,人在一天天消瘦下去,本来就宽松的罗衣而今更显肥大了。不说人由于思念而日渐消瘦,而说衣带日减,既含蓄又富趣味。“桃李无颜色”这句是说,春天到了,在她眼中“灼灼其华”的桃李之花并无任何的光彩和颜色,更表现了她的相思之苦。

    此外,北齐著名史学家、文学家魏收的乐府诗《棹歌行》和其他一些乐府民歌中也都写到了桃。在此特别应提及的是东晋伟大诗人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诗》与《桃花源记》。这两篇不朽的著作,流传到今,依然有着极强的艺术生命力,为华夏艺术宝库中之瑰宝。《诗》与《记》都是描写桃源社会,但体裁、内容和写法却各有特点,实际上是两篇侧重不同、可以相对独立的作品。《记》是以散文形式记述关于桃花源的传闻故事,《诗》则以歌赞的形式偏重写那个传闻的体会和感想。《诗》和《记》的创作意图,就在于要描写一个安居乐业的社会,作为诗人高尚精神的寄托。

    在唐诗宋词中,与桃有关的篇什也不胜枚举。大诗人李白在许多诗篇中写到桃,如“犬吠水声中,桃花带雨浓”“桃花开东园,含笑夸白日”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”。前两句是表现诗人喜爱桃花、赞美桃花,后一句以桃花潭碧水之深比喻与友人的情谊之深。他的又一首诗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中有这样的诗句,“半壁见海日,空中闻天鸡”,诗中的“天鸡”是一个有关桃的典故。《述异记》书里说,东西南桃都山,山上有一棵大桃树,叫桃都,树枝张开三千里,树上有天鸡。和李白同时代的著名诗人杜甫也有不少咏桃的诗篇,如“桃花一簇开无主,可爱深红爱浅红”。他跟李白一样,也喜欢栽桃,而且一栽就是上百棵。他在《萧八明府实处觅桃栽》中写道:“奉乞桃栽一百根,春前为送浣花村。河阳县里虽无数,濯锦江边未满园。”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有一首脍炙人口的七绝,题为《大林寺桃花》,内容是: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长恨春归无觅处,不知转入此中来。”诗人把见到的盛开的桃花说成找到了春的下落,把桃花作为春天的象征。另外,他在《长恨歌》中有“春风桃李花开日,秋雨梧桐叶落时”的诗句,写出唐玄宗从春天到深秋无时不在思念着杨贵妃。

    在宋词、宋诗中,咏桃的佳句也不罕见。黄庭坚《寄黄几复》一诗中写道“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”,表现了诗人在凄风苦雨的深夜里,独对一盏孤灯,遥念少年时的好友黄几复的无限情怀。苏轼为当时著名画家、僧人惠崇的画《春江晚景》二幅中的一幅《戏鸭图》题了诗,其中两句是“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”,画没有流传下来,而苏轼这首题画诗却流传至今,是千百年来人们喜爱的佳句之一。此外,杨万里的《东园探桃李》、欧阳修的《桃花》等都是咏桃名篇。

    宋代以后至清代,不少文人墨客,如金代的元好问、明代的于谦、清代的孔尚任等亦有咏桃的诗作留世,可见,桃是诗词中使用频率极高的一个载体。 (李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