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土清风自有源——读广安史志随笔

发表时间: 2015-06-03 来源: 编辑:

廉吏值得钦佩,直吏也应敬仰。在广安籍的官吏中,除了勤政为民的廉洁之吏,还有不少为官清正、耿直不阿、敢忤龙颜的名宦。这其中,王德完应为典型。

王德完(1554-1621),字子醇,号希泉,广安县观塘乡人(今属前锋区)。明神宗万历十四年(1586)中进士,后任翰林院庶吉士、兵科给事中等职,其间常上疏奏议谈治国之见。半年上数十疏,均为军国大事,多被采纳。日本侵略朝鲜期间,王德完奏议减免朝鲜贡品,以增强朝鲜抵抗日本的经济能力,被神宗拒绝,未予采纳。不久,德完称病回乡。

万历二十八年(1600),朝廷起用王德完到工科任职,他又上了一道《拯陈国计匮乏疏》,疏中写道:近岁宁夏用兵费银百八十余万(两),朝鲜之役七百八十余万(两),播州(今贵州遵义)之役二百余万(两),今皇长子及诸王子丹封冠婚至九百三十四万(两),而袍服之费得二百七十余万(两),冗费如此,国何以之?并提出六条除弊兴国建议。明神宗亦不纳。其后朝廷内言传神宗疏皇后宠妃子,疏太子亲妃之子,群臣均不敢言。王德完上《恭请笃中宫疏》直请谏,触怒神宗,下诏将其打入死牢。百官仰慕王德完的直贤,急疏论救。神宗才改以廷杖一百,并将其革职还乡。革职还乡后的王德完,以著书为业,并先后在广安、渠县等地办学。

万历四十八年(1620),明神宗病重,病中的他忽又想起了王德完,感慨其为国忠心、办事刚直,予以再度起用,任命其为太常少卿。明光宗即位后,又升擢王德完为都察院左佥都御史,后又调任户部右侍郎。此刻的明朝边关屡遭外族侵犯,宫中主战与主和的两派斗争激烈。德完慷慨陈述,谏五件事作为国家大计,立三项政策维护治安,深得大臣尊重。熹宗天启元年(1621),王德完病逝,噩耗传出,群臣百姓莫不为之叹息。王德完一生奏议数十通,内容涉及弹劾权贵、揭露舞弊、加强边关、修建仓储、兴办学校、减少贡品贡金、拯救灾民等等。念他一生勤劳,朝廷赠封其为户部尚书。《明史·王德完传》称其一生清廉,刚正不阿,声震天下

王德完的刚直不阿令人佩服,而他所具有的勇气在古今的官吏中都很难见到的。面对皇上,面对强权,敢于犯颜,海瑞是楷模,王德完也算一个。而这个王德完就出在广安,堪称广安人的骄傲。

无独有偶,除王德完之外,在广安还有一位值得一说的直吏,这就是武胜人田大益。

田大益,字博真,明神宗万历十四年(1586)丙戌科进士。田大益早年在县城(今武胜中心镇)之天印山南的九洞里,与张一鲲、田大年、张登仕等人一起苦读,后多人中进士。他亦授钟祥知县、兵科给事中。为官期间,多书奏折,批评时弊,语言尖锐,堪称直言,此处录几则可见其忧国忧民之心:

陛下受命日久,骄泰乘之,布列豺狼,殄灭善类,民无所措,靡不蓄怨含愤,觊一旦有事。愿陛下惕然警觉,敬天地,严祖宗,毋轻臣工,毋戕民命,毋任阉人,毋纵群小,毋务暴刻,毋甘怠荒,急改败辙,遵治规用,保祖宗无疆之业。

夫众心不可伤也。今天下上自簪缨,下至耕夫贩妇,茹苦含辛、搤諲侧目、而无所控诉者,盖已久矣。一旦土崩势成,家为仇,人为敌,众心齐倡,而海内因以大溃。此所谓怨极必乱也。

驱率狼虎,飞而食人,使天下之人,剥肤而吸髓,重足而累息,以致天灾地坼,山崩川竭,这些语言将神宗皇帝比成一个禽兽大头目,率领一群小禽兽手下到处荼毒百姓,祸害天下。

在田大益的奏章里,最刺激的语言莫过于下面这段话:陛下专志财利,自私藏外,绝不措意。中外群工,因而泄泄。君臣上下,曾无一念及民……臣观十余年来,乱政亟行,不可枚举……陛下中岁以来,所以掩聪明之质,而甘蹈贪愚暴乱之行者,止为家计耳。不知家之盈者国必丧。如夏桀陨于瑶台,商纣焚于宝玉,幽、厉启戎于荣夷,桓、灵绝统于私鬻,德宗召难于琼林,道君兆祸于花石。覆辙相仍,昭然可鉴。陛下迩来乱政,不减六代之季。

阅读这些奏章词句,我们可以真切地感受到当年田大益的鲠直不畏。因为他的性骨鲠,守官无他营,所以尽管数进危言,卒获免祸,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盖时帝倦勤,上章者虽千万言,大率屏置勿阅故也,想来他比王德完还真幸运多了。而且这位敢于大骂皇帝的田大益,还因做官资历长,论资排辈地升任了太常少卿,最后安然卒于任上。

行笔至此,我们想到了一位广安人都很熟知的广安籍官吏,这就是张庭坚。他的墓地和旧居就在今天的广安城北界坡一带。界坡其实应为谏议坡,读成界坡是因为广安人的口误。《宋史》这样记载:张庭坚,字才叔,广安军人。进士高第,调成都观察推官,为太学《春秋》博士。绍圣经废,通判汉州。入为枢密院编修文学,坐折简别邹浩免。徽宗召对,除著作佐郎,擢右正言。帝方锐意图治,进延中鯁,庭坚与邹浩、龚央、江公望、常安民、任伯雨皆在谏列,一时翕然称得人。就是这位为人们都看重的张庭坚,却是一个很坚持原则的人。在蔡京主政四川时,张庭坚在其幕府任职,与蔡京有着很好的关系。当蔡京从四川回到朝廷后,把持朝政,想将张庭坚引以为己用,也就是将他拉进自己的圈子,作为自己人来使用。蔡京派他的同乡去做张庭坚的工作,向他表明自己的想法。此时的蔡京,权倾朝野,一些人想巴结都难以靠拢,但张庭坚却决不受利诱。因此蔡京怀恨在心,将张庭坚列入党籍碑。所谓党籍碑,就是宋徽宗时期,蔡京将反对他的人如司马光、苏轼等共309人扣上元祐奸党的帽子,在德殿门外树立所谓党人碑,刻其姓名,昭示全国。凡是名刻碑石的官员,重者遭关押,轻者则流放远地,不经许可,不得内迁。而此时的张庭坚,又因谈论遭宋哲宗赵煕废黜的皇后孟氏无辜之事而牵连,于是被发往虢州管制居住,不久又被贬谪到鼎州、象州。许多年后,才得以官复原职。当年大诗人陆游来广安,专程前往庭坚墓地和故居拜谒,留下了那首很有名的《过广安吊张才叔谏议》诗:春风疋马过孤城,欲吊先贤涕已倾。许国肺肝知激烈,照人眉宇尚峥嵘。中原成败宁非数,后世忠邪自有评。叹息知人真未易,流芳遗臭尽书生。在诗中,陆游对张庭坚予以了高度评价,称之为先贤,赞颂其照人眉宇,足见他对张庭坚的仰慕与崇敬。而这种仰慕与崇敬,则源于对张庭坚的人格品质和对国家的忠诚。不畏权贵,坚守自己的人格精神,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。(邱秋)(未完待续)